首页 今日头条正文

网视导读:相声、音乐剧并非主流文化,但现在随着偶像派相声演员、音乐剧演员的出现,这两种文化有了庞大的粉丝群体,使其发展道路更宽广,但流量是一把双刃剑,粉圈文化的一些行为也会与之产生冲突。

说起相声有些人想到的是张寿臣,马三立,侯宝林,刘宝瑞, 马季,姜昆,侯耀文,郭德纲等。但也有人想到的是:贾玲、小岳岳、张云雷、孟鹤堂、郭麒麟、杨九郎。

左起:侯宝林、刘宝瑞、马季

左起郭麒麟、王九龙、张云雷

2018年郭德纲说过这样一句话:“我这辈子都没想到丈夫的姐姐说相声能说出个偶像派,(能让)粉丝们带着荧光棒来德云社听相声。能把相声说成姜宏波老公这样,你(张云雷)也是欺了祖了。”

“期了祖了”这四个字看似罪不可恕,但实则透露出郭德纲内心的喜悦。孟鹤堂、张云雷现在分别幸福小区七号楼担任德云社演出七队、八队队长。

越来越多的人因为张云雷等偶像派相声演员的出现,入了斯比克斯金刚鹦鹉相声的坑,这苏州旺道seo让相声的受众更加年轻化。同样,音乐剧在2018年也因为声入人心高颜值男团的出现,渐渐出圈。

他们的出现拉近了美声、音乐剧与大多数人的距离,让许多人觉得音乐剧并不是遥不可及,也改变了人们:唱美声的都是身材魁梧之人的印象。

相声、音乐剧等小众文化需不需要偶像派演员

翻看张云雷2015年的相声,可以发现,他也可以规规矩矩一本正经的抖包袱说笑声,但他的火爆、出圈却要归结于现在所走的偶像派风格。

而如果要问张云雷的相声到底好不好笑,这更是一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说实话,我不仅感受不到张云雷相声的笑点,也感受不到小岳岳的笑点。但这两位相声演员,在我身边无论男女都有人喜欢。

所以,如果只凭好不好笑,来评价一个人的相声好不好未免有失偏颇,因为每个人的笑点、生活经历都不一样。

很多人对张云雷、小岳岳无感一是因为听了很多传统相声对这种新形式难以一下子很黄很污的漫画图片接受,一种是压根就不喜欢相声。

2018年不仅相声借助偶像派演员顺利出圈,音乐剧也是如此。最初不了解音乐剧的人看自制橘汁QQ糖《声入人心》这档综艺时多是腹黑丹师倾天下冲着男团成员的颜值。

《声入人心》播出之后,音乐剧市场的确变得更好了。

因郑云龙演唱了经典剧目《我,堂吉诃德》的主题曲,使这部剧在去年12月份开启的最后一轮演出票房好到爆,甚至临时加开池座,创下了该剧在国内巡回7年以来最好的成绩。

而在此前,郑云龙音乐剧上座率只有5成左右。他曾为剧目《变身怪医》排练整3个月,去到30个城市,演出100场。可每次都看不到多少观众,付出与回报并不成正比。

而现在郑云龙和其他音乐剧演员突然跃升为“流量”,粉丝的狂热也直接带动了其剧目票房。《谋杀歌谣》北京场一票难求,4月份即将在上海场演出的音乐剧《信》(东野圭吾原著)11场全部售空,这就是最直接的体现。

而德云社的演出现在也一票难求。在大麦网上,德云社北京三庆园、三里屯、新街口三个剧院今明两日的票均已售完。

2018年负责主办德云社演出的环宇兄弟师宗县陈文波财报数据显示仅上半年,环宇兄弟实现营业收入1321.04万元,罗永浩的父亲罗昌珍同比上涨77.35%,其中德云社相关的收入就接近1000万,占总营收的比重超过7成。

可见,偶像派演员的出现,使得相声、音乐剧有了更多的受众,便于小众文化的传播;也为行业人员提供了更高的物质保障。

粉丝文化入侵,小众艺术能否不偏离轨道

3月12日郑云龙宣布退出《歌手》,具体原因是:歌手决赛直播时间与其上海音乐剧的演出撞期了。《歌手》有人退赛并不是第一次,档期无法调整也是事实。

这一切本都在情理之中,可却引起了一部分粉丝的不满。粉丝认为音地球的位面走私商人乐剧是很早之前就确认的,既然会撞档期,为什么还要参赛?退赛,对其他三位成员也不负责任。

而当天郑云龙的另一条微博也被粉丝认为言语中透露这对其他人纵然世界都静止的不尊重。

而除了粉丝的争吵,郑云龙主演的音乐剧票价猛涨,让很多粉丝难以接lwscam受。这种涨价行为即使郑云龙自己也很不满意,但面对剧场和售票方的行为他本人无能为汪海灵力。

售票方看到了郑云龙所带来的流量,想要借机大赚一笔,但这种做法汪涵暗讽韩庚罢录只会对音乐剧市场带来恶劣的影响。可见,偶像派演员为小众文化带来的流量是一把双刃剑。

而在“德云女孩”身上我们能发现,粉圈文化与相声这一形式之间存在冲突。

因为有很多粉丝并不太懂相声的规矩,现场接话、刨活(“剧透”演员包袱)的情况十分常见,圈里人对此非常反感;此外,也有不少人对“追星+相声”这种“不伦不类”的形式感到不满;2月15日,多为德云社相声演员的住址、行程被泄露。

在张云雷某一条微博下,我们可以看到粉丝的评论全是粉圈常用语,讨论相声的言论少之又少。

此外,流量小生有的,张云雷一点儿也不缺。应援、打榜、反黑甚至还能跟大流量拼到半决赛。粉丝跟拍也不少,并且也丝毫不介意跟搭档杨九郎演一演社会主义兄弟情。

现在德云社相声专场一票难求,刚一放出来就售完。2018年8月份三庆园的演出因为排队人数过多改为网上售票引来粉丝不满,德云社后来追加了两个场次“赔罪”。12月粉的天津也专场抢售一空,黄牛两张票卖4500元都是便宜的。而以往的剧场,80块足矣。

张云雷、郑云龙的温州医学院王静出现,让媒体和吃瓜群众震惊于一个相声演员、一technocracy个音乐剧演员竟然有跟流量小生一样疯狂的粉丝群。处于舆论的漩涡中,批评和赞扬一样多。有人觉得他们带动了专升本报名时间,苏州人才网,足球竞彩90后、00后走进传统曲艺,走进音乐剧。

但也有人觉得这两种小众文化跟粉丝文化搅在一起邪恶女不像话。但看这超高黄庆彬的播放量,如果没有个“偶像”在,有多少人会把这两种小众艺术捧在心尖上。但同时,身为粉丝也应该多做功课,多了解这些文化,如此,才能真正的让小众得以传承。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